银行限售股解禁公告披露 未来数月将处于“真空期”

2019-04-10 02:09 来源:证券日报

摘要:大小非解禁堪称悬在上市公司股价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一直以来,因限售股解禁等因素导致的股东减持预期,确实对于包括银行在内的上市公司股价产生了较大的压力。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从3月下旬至8月初,将会有长达4个月的上市银行限售股解禁空窗期,这...

  大小非解禁堪称悬在上市公司股价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一直以来,因限售股解禁等因素导致的股东减持预期,确实对于包括银行在内的上市公司股价产生了较大的压力。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从3月下旬至8月初,将会有长达4个月的上市银行限售股解禁“空窗期”,这对上市银行摆脱限售股解禁的困扰,股价企稳走高起到了一定的正面作用。

  银行限售股解禁公告披露

  未来数月将处于“真空期”

  由限售股解禁后所带来的一系列股东减持操作,一直是银行股价承压的一个重要因素,也正是如此,上市银行限售股解禁情况的关注度一直较高。《证券日报》记者发现,2019年从3月下旬起,即将迎来长达4个月的解禁“真空期”,在此期间内,将不会有一只银行股的限售股解禁。

  《证券日报》记者统计发现,剔除今年以来上市的紫金银行、青岛银行、西安银行以及青岛农商行后,A股上市银行在2019年全年将会有17次限售股解禁的情况出现,涉及13家上市银行,限售股合计解禁数量高达230.7亿股。上述银行所解禁的限售股的类型绝大多数为首发限售股解禁,在17次上市银行限售股解禁事项中,仅有宁波银行为定向增发机构配售股解禁,其余均为首发限售股解禁。

  观察银行限售股解禁时间表可以发现,2019年上市银行限售股解禁呈现出“上松下紧中间空”的特点,即今年前三个月银行限售股解禁力度较小,自8月份后的解禁规模开始快速增加,而在这其中,还有数个月的限售股“零解禁”时间。

  今年前三个月,仅有包括张家港行、杭州银行、成都银行3家银行的5笔限售股解禁情况出现。且解禁股份数量较少,5笔解禁股中除成都银行有15.05亿股的首发原股东限售股解禁外,其余几笔的解禁股份数量均较小,在数万股至数百万股之间。而从3月下旬至8月初这4个多月的时间内将没有任何一只上市银行限售股解禁,这一“真空期”的出现,或将对上市银行二级市场股价企稳走高起到正面作用。自8月初开始,第二波上市银行限售股解禁潮将再起,从8月份以后将有12笔限售股解禁,占全年的七成以上。也就是说,2019年绝大部分限售股解禁将发生在8月份以后。

  众所周知,银行A股IPO重启发生在2016年8月份,至今年8月份将有三年时间,上市银行大股东及董监高一般承诺的锁定期均是上市后的36个月,因此今年8月份后的限售股解禁高峰也正是来源于此。

  解禁不等于减持

  相关规定助减持平稳着陆

  面对今年下半年开始的银行限售股解禁高峰,投资者也无须过度恐慌。虽然限售股解禁后,由于持股成本较低,一旦套现渠道开启银行股价在二级市场上将面对抛售压力,且从历史上看,解禁高峰期确实会伴随着减持金额的增加。但毕竟解禁规模不等于可减持规模,且相关规定也对股东限售股解禁后的减持有着严格的规定。

  为有效规范股东减持股份行为,避免集中、大幅、无序减持扰乱二级市场秩序、冲击投资者信心,2017年5月份,证监会对外发布了《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下称减持新规),对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和持股5%以上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以及股东减持其持有的公司首次公开发行前发行的股份、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的股份进行了规定。根据减持新规及交易所发布的相关细节要求,上市公司大股东在3个月内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的总数,不得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 1%;减持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的,在解禁后12个月内不得超过其持股量的50%;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股份,在连续90日内不得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2%。这些规定,将让实际减持股份的节奏保持平稳有序,也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对银行板块在二级市场上所面临的冲击。

  需要说明的是,虽然从第二季度起会有几个月的限售股解禁“真空期”,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在此期间就不会有银行股东减持的消息披露,对于股份已经全流通或此前已有限售股解禁的上市银行来说,其股东毕竟仍可以随时在规定减持比例内进行减持套现。

读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