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传奇刘强生前微信曝光:合法收入一分没拿到

2017-08-06 14:04 来源:综合整理

  【导读】今天刘强妈妈在刘强微博上公布了刘强生前和公司领导的微信对话,再度引发关注。

  中国期货界传奇人物逍遥刘强,2015年07月于北京华贸中心酒店顶楼平台跳楼自杀,震惊金融圈子。时间过去近8个月,昨天刘强妈妈在刘强微博上公布了刘强生前和公司领导的微信对话,再度引发关注。

  刘强妈妈:管理产品三个月 一分收入都没有

  从刘强妈妈公布的微信内容来看,刘强和其领导讨论了基金管理费的事情、基金运行情况等。刘强的微信语音整理如下:

  这样吧,那你这边就是说到帐的钱,你先都转到证券账户上,咱们先吃利息呗,暂时把期货的钱也都转到证券上,咱们想好了再转出来,好吧。

  没事儿,基金的事儿咱们再讨论吧,这个东西咱们,你说周日讨论也可以,这两天咱们再想一想,然后……

  好的,好的,谢谢你,然后你把钱就直接退到我卡里就行。然后那个没事儿,你办照该花多少钱,到时你的单子给我,我都给你。管理费,你那边是个怎么走法?是要交多少税,你那边现在考虑好了吗?

  咱们之前不都是有合同的吗?就是那个合同上不都是写着7月15号之前给管理费吗?正常的纳税嘛?还有什么问题吗?你是说要重新立合同吗?我不太明白。

  我的理解是这样的,就是你基金即使清盘了,你就正常地按照基金的合同走,因为客户签这个合同里边是没有赔偿协议的,因为这种比如说0.8清盘,如果清盘完了是0.79或者0.78是很正常的,所有的基金都是这样的,不存在什么赔偿的问题,我不知道你那边说的赔偿问题是什么问题。

  而且我的理解是基金管理费应该就相当于我的工资,这应该是按月支付的吧,这跟基金穿仓不穿仓应该没关系吧,咱们合同上说得很清楚,认购费归你,管理费归我,这应该是三个月一结的,为什么要跟基金穿仓联系上呢?因为这样的话就等于我从基金运行到现在,我一分收入都没有啊,你要等到基金开盘以后再需考虑什么这些东西,那又得到9月份了,姐姐,你让我怎么过日子啊?这有点说不过去吧?我觉得咱们还是应该正常地按照合同走吧,一码是一码吗。

  不至于吧,买我基金的那些客户,基本上都觉得跌20%算少的,因为你看看其它基金都跌了多少,跌了40%、50%的一大堆,好多都跌一半了,我觉得我的操作算不错了,我已经尽力了。

  而且我觉得这个跟那个基金管理费是两回事吧,基金管理费应该是人家国金到付,每个月定期扣完了打到你的账户上,按理说应该你每个月打给我,你的合同上写着3个月一结,我就觉得无所谓了。现在到7月15号,你应该结给我了,你又说要等到9月15号,这个我接受不了,因为这本身是我的生活费用,因为我们家最近确实是需要用钱的地方比较多,老人也住院了,我等着这笔钱,你跟我说要等到9月份,这个我接受不了。我觉得咱们最起码应该是按照合同来讲,你正常的把管理费支付给我,相当于我的工资,然后我再努力地想办法把基金做好,因为如果基金不做好,我也是没有提成的,这个我觉得希望你理解一下,我不知道你那边为什么要扣我的管理费。

  我就搞不明白,你跟国金那边到底是怎么签的合同。第一,没有任何合同上写着0.85以下不能认购。第二,没有任何0.85以下不能操作这个合同。现在你突然间都给我报出来了,如果说你当时告诉我说0.85以下是不能认购的话,那咱们为什么要开放这一次呢?你开放这一次,把我基金赎回了很多,一点认购没有,那等于对咱们来说没有任何好处,我搞不明白。反正我很头疼,我不知道你那边怎么跟国金谈的。

  那你能告诉我一下,咱们现在基金一共还有多少钱吗?我心里大概有一个谱。这个基金开放不是我让开放的,是你说让开放的,而且那些要买我基金的人,当时买的时候,我的基金净值还在1.2,也不到0.85,这个股灾也不是我造成的。哎呀,我觉得咱们之间合作,我觉得有很多东西配合得还不是特别好吧。

  现在不是说我愿意去跟你去谈,但是我觉得之前的事情,咱们都应该按合同走,周日谈应该是谈这个基金之后怎么做的事情,而不是说去谈之前的合同要不要修改的问题,因为如果说你现在还跟我说管理费有可能不给我,那我就不知道我跟这个基金合作,再怎么合作法,那等于是说你给一个公司打工,你干了三个月,这个老板跟你说,说这个工作没干好,可能你的工资我要不发给你,你想想你还会跟这个老板继续合作吗?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觉得一码是一码,这3个月我们正常地履行了合同,那你就应该正常地把管理费给我,后面的事情咱们再谈,你觉得怎么样?

  好吧,你也想一下,我也想一下,反正我的原则还是那个,我希望你能够尽快地把管理费打给我,因为这是我应该得的。如果说你那边还在讨论这个管理费要不要给我的话,那我可能考虑就不跟你合作了,因为我觉得,我感觉一直是我在付出,从一开始认购3000万的人也都是我在找的,所有的认购费你都拿走了,管理费你再不给我,那我在忙什么呢姐姐?我觉得你这样不管是于朋友还是于公司来讲,我觉得都挺不够意思的。

  那这样吧,基金的事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咱们周日下午聊。然后9万块钱你今天能打给我吗?你打到我的卡上,我的卡号你那儿都有,因为我这边确实等着用钱,好吧,谢谢你。

  这样吧,也别定死了,你看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你定好时间,反正你家不也住附近嘛,你来找我吧,咱们跟楼下谈谈,你看这样行吗?

  然后那个9万块钱,你说周日之前打帐给我,我现在没收到,你什么时候能打给我,谢谢。

  我那个基金你下一个指令,把存到银行的那些钱全都转到股票账户上吧,这样还能吃点利息,反正暂时现在不也没法操作吗,我主要想找你谈一下你跟国金那边谈成什么样了,要不然你方便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看你什么时候有空咱们电话里谈一谈。

  行,那我们就看你时间吧,暂定周四下午,你看行吗?

  杨琳,我看了一下,我收到了基金的净值,好象有600多万存款在银行的账户上趴着,这个钱为什么不转到股票账户上去?还能吃一些利息,我不知道你那边怎么想的,我好像一周前就跟你说过了,你帮我查一下好吗,把这些钱都转到股票账户上去。

  最后一段内容程媛(音)用刘强手机说的,当时刘强已经去世。

  程媛(音):杨琳,我是程媛(音),我跟你说一声,刘强那什么去世了,然后你看注册公司的钱要不你先打到我帐上,因为办后事可能得需要一些,基金那边就辛苦你了,你准备着手结算的事吧,不行就先在帐上吃利息,等三个月后股票开盘之后再召集大家赎回。是刚才发生的事情,这个事我还没跟别人说,刚跟他父母说了。你也先麻烦你别跟别人说吧,也先别跟基金持有人说,你先想想准备一下,辛苦。

  曾创增长20倍纪录 股灾时深刻反思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