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薪五年未果,法院一朝追回

2020-02-05 09:51 来源:综合整理

  近日,55个农民工持续5年的讨薪历程,在法院的帮助下,一天之内就画上了句号。为案件按下加速键的是“诉前调解+司法确认”,这种办案方式周期短,调解结果具有法律强制执行力,当事人无须承担任何诉讼费用。目前,这种办案方式已在法院系统中推广开来。

  近日,吉林省通化市柳河县人民法院启动应急审理机制,只用一天时间就彻底办结55个农民工讨薪案。此前,这些农民工已讨薪5年一直无果。

  为尽快帮助他们解决问题,维护其合法权益,防止矛盾进一步激化,柳河法院通过诉前调解+司法确认方式,为纠纷解决按下加速键。

  170余名农民工被欠薪100多万元

  2019年12月初,柳河法院孤山子法庭收到一起农民工讨薪群体案件,涉案人数高达170余人,涉案金额100万余元,且欠薪时间已有约5年之久,劳资双方矛盾日积月累。正值年终岁尾,面对案情,法院立即启动应急审理机制。

  据介绍,涉案企业过去是当地一家知名企业,因资金出现问题,近几年已接近倒闭。被欠薪者基本都是老员工,有的还是全家人一起在企业打工。工资表上显示,被欠薪的170多人中,少的被欠一两千元,多的十几万元,双方矛盾正呈愈演愈烈之势。

  “务必妥善处理,维护好农民工合法权益,保证他们过一个好年!”柳河法院院长刘涛迅速指派法院速裁团队与孤山子法庭联动配合。据介绍,一年前,柳河法院汇集骨干法官和书记员,专门组建了一个速裁团队。这个团队办案擅长发挥多元化纠纷调解机制的优势,巧妙运用诉前调解手段,经手的每个案子审限时间都要比普通案件短很多。

  “摆在面前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怎样以最快最有效率的方式解决案件,为此,我们和速裁团队通力合作,共同商讨研究方案,最终确定一人一案,并采用诉前调解+司法确认方式,以方便当事人诉讼。”孤山子法庭庭长刘晓军说。

  考虑到很多农民工已去外地打工无法及时赶回,法院决定优先解决还在本地的55名农民工的讨薪问题。为避免农民工们来回奔波,法院决定在2019年12月11日统一处理。

  12小时超高效调解

  12月11日一早,诉前调解拉开帷幕,孤山子法庭内挤满农民工,立案书记员和诉前调解员忙得脚不沾地。此前,法庭和速裁团队已进行了大量准备,联系农民工诉讼代表、提前核算工资、联系欠薪企业核实案情、制定审理计划……一项项工作只为确保农民工能在这一天卸下讨薪的重担。

  立案结束后,刘晓军正式组织农民工与欠薪老板开了一次“员工大会”。此时,到庭农民工已达30余人,且人数还在陆续增加。由于双方积怨已久,沟通起来各不相让,诉前调解工作一度陷入僵局。

  这边农民工要求元旦之前必须给钱,那边欠薪老板坚称资金困难需等到2020年5月才能给。就此问题,双方争执不断,最尖锐时农民工甚至全部离开法庭,不愿再通过司法程序解决问题。所幸经刘晓军百般劝导调解,耗时近一个小时,最终促使双方达成一致意见。

  “55个人的案子,个案之间都有一定差别,无法合并听证,所以我们还要制作大量的调解协议、调解笔录以及立诉讼案号。”刘晓军说,为保证程序严谨,让农民工们都能当天拿到生效的法律文书,他又立即对工作人员进行重新分工。听证、制作手续……大家各司其职,如同一部机器高速运转起来。

  晚上8点,所有案件全部处理完毕,55个农民工全部拿到文书,被拖欠5年的工资得到圆满解决。此案涉及的其余农民工欠薪问题也将采用该方式进行调解。截至记者发稿时,已有120名农民工欠薪问题得到解决。

  高效背后谁在提供加速度

  只用一天时间就办结55起案件,此案创造了孤山子法庭单日解决纠纷最高纪录。“针对年底农民工讨薪案件增多的实际情况,我们打破了工作时间限制,不论分内分外,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都在为案件不遗余力。”刘涛说。

  本案中所使用的诉前调解+司法确认方式,是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一种特别程序。举例来说,两人发生纠纷,如果不通过法院,而是找村委会、居委会等进行调解,达成的调解协议是没有法律强制执行力的,而加上司法确认后,就意味着一旦义务人不按照协议进行履行,权利人即可申请法律强制执行。

  “这种办案方式一是周期短,省去了送达、开庭等程序,当天来就能办,二是当事人不需要承担任何诉讼费用,三是文书与法院出具的判决书、调解书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刘晓军说,目前,仍有很多人对这种纠纷解决机制不了解,处理此案时,工作人员对农民工们做了大量解释工作,征求认可和信任。

  近年来,诉前调解解决案件方式已经逐渐在法院系统中推广开来,从源头上解决了大量纠纷,有效维护了社会和谐稳定。除了办理55个农民工讨薪案外,柳河法院孤山子法庭还以诉前调解+司法确认方式办理过70余件其他讨薪案件,一共办理了近130余件。

读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