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到了关键时期 A股后市面临震荡

2020-03-10 00:19 来源:理财周刊

摘要:上周大盘反弹,但沪强深弱。上证指数在以证券为先锋的大白马带动下,不惧外围市场的低位震荡,带量突破此轮反弹前高,周五阴跌回落止于周四上攻缺口之上;创业板指数则表现较弱,资金流向不如大盘股且没有突破前高,表明笔者上周所言科技股见顶不虚。 正处于...

  上周大盘反弹,但沪强深弱。上证指数在以证券为先锋的大白马带动下,不惧外围市场的低位震荡,带量突破此轮反弹前高,周五阴跌回落止于周四上攻缺口之上;创业板指数则表现较弱,资金流向不如大盘股且没有突破前高,表明笔者上周所言科技股见顶不虚。

  正处于疫情爆发初期的欧美日市场表现则远弱于A股,十年牛市的发达国家股市一片熊气弥漫。

  在前一周连续巨幅下跌的情况下,上周在经过前三日弱反弹之后,周五再次大幅下跌。欧洲市场的英国富时100指数创2016年7月以来的新低;法国CAC40指数创去年2月以来的新低;德国DAX30指数创去年8月以来的新低;日本创去年9月以来的新低;美股表现稍好些,虽然美联储紧急大幅降息最终并没有止住股市的下滑,但上周五尾盘反弹收假阳且未破上周低点,只是纳指和标普500留下了跳空下跌缺口。

  与股市大跌的同时,由于交通业首当疫情之冲叠加消费预期重创,国际油价也大幅收跌。上周五。美国WTI四月原油期货跌幅达到10.07%,创2014年11月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英国布伦特原油期货业跌幅也达到9.4%,创2017年6月22日以来的新低。疫情造成服务业受到重创以及社会消费预期恶化,是这次全球股市大跌的重要原因。

  美欧日股市到了关键时刻。

  自此轮开跌以来,世界股市领头羊的美股以综合性较强的标普500为例目前下跌最大幅度为15.84%。

  与之相对比,在长期牛市中发生相对较大调整的2018年10月至年底、2015年11月至次年二月的下跌最大幅度为分别20.2%、14.48%,走弱时间在三四个月出现熊市的2007年10月至2009年3月(次贷危机)以及2000年3月至2003年10月(互联网泡沫破裂)的最大下跌幅度为分别57.74%、50.5%,走弱时间在一至三年。

  由此可见,如果以美股为首瞻的发达国家股市能在上半年止跌企稳,在技术上还是可以把这次调整看做是牛市中继的。然而,如疫情诱发社会与经济危机,使得下跌幅度与时间超出正常牛市调整范围,势必带动其他发达国家股市走入熊途,对世界经济产生自2008年以来的最大冲击。

  与2008年不同,目前美国的经济数据与股市市盈率水平都还在正常的景气范围,但社会两极分化严重、社会情绪极端化、出现强烈的逆全球化社会诉求,因疫情产生社会动荡的可能性较大。但考虑到新冠病毒似乎有遇热则亡的特点,加上医学科学与公共卫生体系的发展,世界性疫情本身很大可能会在今年夏季结束,不至于发生诸如1918年至1919年造成全世界约10亿人感染,2千5百万到4千万人死亡的西班牙流感那么严重的情况。

  美国2009年四月爆发为期一年的猪流感,造成6100万人得病,死亡12329人(造成世界死亡超过57万人),美国政府同样采取与现在相似的不封城、重点隔离、有病治病的“佛系”措施,但同期美股并引领发达国家股市开始了一直延续十一年的大牛市。由此看来,欧美可能会因疫情大规模爆发而导致再度大幅下跌,但产生漫长熊市而指数腰斩的可能性并不大。

  然而,黑天鹅是否再度飞来?天主教教皇及其两位助手已经被确诊,这对欧洲民众的心理冲击会很大。时值美国大选,不能戴口罩还动辄要与选民握手、行吻礼的特朗普与拜登、桑德斯三位老人如果中招,到时对社会的心理冲击不会小。加上疫情加剧可能会激化西方世界本已严重的社会矛盾与动荡,以及股市大跌后导致靠长期低利率借贷生存的僵尸企业大量破产而可能引发金融风险,目前还不能排除此轮调整演化成熊市的可能。

  反观中国,疫情反而使得体制优势得以充分体现。我们率先于世界进入疫情爆发,而又率先以科学的公共卫生手段基本控制住疫情,进入社会复苏阶段,同时全社会也见证了一次新技术革命的洗礼,这就意味着会在今后的世界经济复苏中占有先机。从上周美股中的中概股表现相对大盘偏强可以看出,疫情中的表现使得世界投资者对中国经济抱有较大信心,可以预期经过疫情A股对境外投资者的吸引力会有所增强。即使是后市出现世界性经济危机的极端情况,相信A股也不会跌倒,反而会率先走出底部。

  然而,毕竟经济正在经历重挫,消费低迷一时尚难扭转,出现企业破产潮的风险还不能排除。一季度GDP增速势必大幅下滑,甚至可能同比为负增长;全年GDP预计也会出现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世界货币基金组织在发生疫情后预测2020年中国经济实际增速为5.6%左右,比年初下调了0.4个百分点。A股此时即现大牛市的业绩条件何在?

  A股自2月3日创历史大跌而次日在流动性极为充裕的背景下开始深V反弹以来,还没有经过像样的调整。科技股虽然有见顶迹象,但大盘白马又似乎接过了接力棒,市场中一片不惧周边大跌、A股必然独立走阳的言论。

  然而,政府实施财政货币政策的目的是要帮助经济实体走出困境。在股市业已脱离险境而不大会诱发金融风险的情况下,如何避免社会资金脱实趋虚必然是市场监管部门的重要课题,降息、降准可以期待,但暂停IPO、降低印花税等专门针对振兴股市的政策在眼下则不大可能出台。

  在目前复产进度不如预期的情况下如股市继续大热,不排除还会有在政策措施上浇点凉水的可能。虽然周末证监会出台了降低最近两年券商投资者保护基金比例(相当于降低银行准备金)的措施,但这只是缓解疫情冲击的暂时性政策,对机构投资者的长期投资动力影响不大,水牛难行过远。

  主力资金的意向也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代表外资动向的北上资金在前一周连续净流出的情况下,本周五又再现净流出。而主力资金近十日除上周四外大多日表现为净流出,看来非机构的社会资金以及中小散户成为参与上周上证与深成指冲顶的主力。

  因此,笔者以为后市的A股走势可能为:

  如果下周一及其之前国家有降息、降准之类的扶持经济走出困境措施出台,周初A股即会在上证指数3012点缺口之上反弹,重新上攻意欲大盘股冲顶。但无论上证指数节前前高3127.17点是否会过(笔者认为不过概率较大),大盘都会在顶部确立后进入宽幅震荡调整,等待经济情况的复苏与世界疫情的见顶。而创业板的此轮顶部已经确立,现阶段科技股的行情主题是技术性调整,由大盘绩优股担当维护人气、托底和冲关的重任,股市的表现仍为沪强深弱。

读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