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动骚乱的区块链 动物世界的食物链

2017-12-03 03:24 来源:综合整理

  许多最真实的决定性因素其实在我们的头脑中。它们是凯恩斯认为驱动整个经济的那种动物精神。

  —— 罗伯特·席勒《非理性繁荣》

  暴乱的定义,是指一场暴戾的骚乱,是对现有秩序的摧毁。

  —— Riot Blockchain投资者报告

  在我大A股市场,多伦股份曾经更名为奇葩的 “匹凸匹”,震惊上交所并连创一字涨停,中间那个“凸”字如同一根向我们这些呆板无趣的凡夫俗子们竖出的中指,尤为传神。这个中西合璧、形准意赅、信达雅俱佳的改名动作把人TM都看傻掉了,其脑洞之大,我可以把一辆擎天柱开过去。而许多年以后,纳斯达克也有这么一家公司,通过把自己的名字改为时下最燃的“区块链”,使股价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内,从6.5美元猛涨到最高时的24美元,市值将近2亿美元。是乃最近在风口浪尖的Riot Blockchain (中译名为“暴乱?区块链”)公司。

  (数据来源:ycharts.com,取于2017年11月26日)

  而这家总部位于科罗拉多城堡石市的公司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大戏精。

  ▌1。 九命猫

  Riot Blockchain 公司最为强大的管理基因,就是从其发展历史上可以看出高管们达成了一种共识——公司名字乃是核心竞争力。所以这司更名如更衣,一旦经营萎靡不振气若游丝,公司就赶紧改弦易张、更名续命。当然“换名字”这个动作本身也有一个高大上的名字,管理层常谓之曰“策略性品牌重塑”(strategic rebranding)。

  猫有九命,全靠改名,一切都要说回到许多年以前。

  Riot Blockchain 的前前前世叫AspenBio Pharma,是一家成立于2000年、总部位于科罗拉多州的名不见经传的小药厂。Aspen是科罗拉多的一个地名,Bio是指生物制药,可见其原件不足的创始人一开始取名之随便。而于2003年上市的AspenBio,主营研究并生产用于诊断测试的纯化蛋白,比如诊断阑尾炎的血检。但2010年AspenBio的血检系统AppyScore宣告临床试验失败,公司坠入炼狱,1.7亿美元的市值滑落至2000万以下,公司前景一下子就苍茫了。

  危难之际 AspenBio决定改名。公司将重心转移至另一个血检产品,并金蝉脱壳地更名为 Venaxis,Vena在拉丁语中指静脉血管,Axis表示中轴,为了彰显公司的韧性。于是Venaxis继续韧性了三年,研发一种叫 APPY1 血检系统,重新赢回了市场的欢心,市值也逐步回暖。然而事与愿违,浴火的Venaxis没有等来重生,而是在2015年再一次等来了美国食品药监局(FDA)的一张好人卡,APPY1系统惨做分母又一次未能获批,而 Venaxis的股价从15美元以上断崖式地跌入4美元以下。

  危难之际 Venaxis决定改名。在一些未遂的资产求购的尝试与挫折之后,当时同在科罗拉多的一家非上市公司BiOptix Diagnostics映入了Venaxis 的眼帘。BiOptix公司主营开发一种“基于增强型表面等离子共振(SPR)技术来检测分子间相互作用”的技术。这个点子看起来脑洞十分大,于是 Venaxis通过股权置换协议收购了BiOptix 98%的股份,并一举将名字改为 BiOptix。如同对于大多数并购交易一样,市场是不买账的,收购消息一出Venaxis股价坠入3元区间,公司市值仅剩下惨淡的1200万美元。

  ▌2。 血洗高层、逃离生科、十面埋伏

  命运多舛的 BiOptix(天呐他妈都不知道他叫啥了)在2017年1月又经历了一次代理权大战(proxy fight)。公司大股东Barry Honig试图以召开股东特别大会的方法将三名董事(其中有一名董事还是科罗拉多州的前副州长)赶出董事会;自知寡不敌众,这些董事选择主动辞职,而替补上来的董事中就有Honig支持的、并最终当上Riot Blockchain CEO的 John ORourke,他也是投资公司 ATG Capital 的管理人( managing member)。这些彻底颠覆公司原管理结构的野蛮人们,统统来自于地处东南边陲、距离科罗拉多千里之遥的佛罗里达州,一曲现实版的冰与火之歌。

  截止今年8月发布的2017年第二季度财报,BiOptix从未提过“区块链”半个字。彼时她仍然是一个半死不活、血流不止、半年亏损566万美元的生物制药公司。其主业已经凋零到仅仅剩下一些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分校特许授权的兽医产品,而之前令人神往的“增强型表面等离子共振技术”也被完全弃坑,终成了一个太监帖。

  据公司季报10Q 显示,在2017年1月的代理权大战之后,公司高层制定了一场“出生科计”,打算彻底告别生物科技这个令人伤心的行业,并进行了大面积裁员,高层彻底换血。截止2017年6月30日,BiOptix公司账面上现金为1193万美元,营运资本(流动资产减去流动负债)为1114万美元,股东权益(shareholders equity)为1101万美元,累积亏损(accumulated deficit )为1.16亿美元。季报也坦诚公司日常经营完全靠股权融资,宛若卖血度日。

  2017年3月10日公司发行了价值225万美元的“证券单元”,每个单包括一股普通股股票以及一个三年到期的行权价格为3.5美元的股票权证(warrants),也就是香港市场上让投机客醉生梦死的“窝轮”。这个“轮子”的行权价在8月进一步被修改到了3美元。3月15日公司继续发行了价值475万美元的可转债和三年窝轮,后来同样行权价修改至3美元。值得注意的是公司于一级市场定向增发的“证券单元”注册价格为2.5美元,其可转债与普通股的转换价格也是2.5美元,而此时公司的股票仍然长期在3美元上方。

  新增发的股票,加上如果所有的可转债和股票权证都被执行,公司股本将会新增530万股,而截至截止2017年6月30日该公司总股本(shares outstanding)也就在500万股左右。参与本次定向增发的包括大约十几个机构和个人投资者。而其中领投的投资人(lead investor)是谁 —— 不问也知道,自然就是前文提到轰走旧势力的Barry Ho-nig 。这些动作均于2017年8月被股东特别大会表决通过。

  ▌3。 All in 区块链

  万事俱备,雨露均沾,就待改名。在2017年1月之前,BiOptix是一个穷途末路看不到半点希望的公司;2017年1月Barry Honig大肆建仓BiOptix并野蛮人进城血洗了原管理层,就当市场大众以为这公司已是一滩烂泥之际,公司又故技重施改名了。无论是公司季报还是增发时的招股说明书都说得很清楚,现在公司唯一的目标就是“最大化股东价值”( maximizing value for our stockholders),没有“社会责任”、“救死扶伤”、“利国利民”这些虚情假意,言下之意,这家公司的企业使命说明书就已经只剩下四个字:炒高股价。

  (来源:Q3季报。明确表示寻找最大化股东价值的任何可行方案,对于股东而言,RIOT真是良心好公司)

相关阅读
读报
-->